新浪新闻客户端

结婚5周年 军嫂因大风无法跨6.8海里登岛看丈夫

结婚5周年 军嫂因大风无法跨6.8海里登岛看丈夫
2018-02-25 17:51 军报记者
标签:人亡物在 花园镇

  原标题: 距离长岛6.8海里!“最近”而又“最远”的军嫂心路

  临近春节,我们又出发了,走向军营、走向基层、走向战友。

  大漠边关、林海雪原、碧海礁盘……一座座火热的军营,如磁石般吸引着军报记者、军网记者的脚步——那里,是我们的精神家园;那里,有我们的兄弟姐妹;那里,是保家卫国、牺牲奉献的阵地。

  今天,记者来到了武警长岛中队……

  6.8海里,比《父母爱情》更浪漫的距离

  中国军网记者 孙  萌

军嫂刘铭俊领着儿子崎崎走向轮渡。记者孙萌 摄军嫂刘铭俊领着儿子崎崎走向轮渡。记者孙萌 摄

  想不想爸爸?”

  “不想。”

  “那你有多久没见过爸爸了?”

  “好久好久……”

  伴着这样一段对话,渡海轮渡缓缓靠向码头。此刻站在记者身旁的小军娃崎崎格外兴奋,尽管小家伙刚刚才说过并不是很想爸爸,但一路上期盼的眼神早已将他“出卖”。

军嫂刘铭俊与儿子崎崎在轮渡上。记者孙萌 摄军嫂刘铭俊与儿子崎崎在轮渡上。记者孙萌 摄

  腊月二十三过小年,在很多人看来相当于春节的“彩排”。因为不确定年夜饭是否能在一起吃上,在小年这一天,军嫂刘铭俊带着儿子崎崎上岛看望丈夫和战士们,顺便提前陪丈夫“过个年”。

  丈夫尹丰刚的驻地在烟台的长岛。长岛是山东省境内唯一的海岛县。驻守在这里的武警长岛中队也是武警山东省总队唯一的驻海岛中队,渡海轮渡成了这里与外界连接的唯一通道。

  烟台有海也有岛,是一个浪漫之地。电视剧《父母爱情》里,夕阳西下,海军大校江德福和妻子安杰手牵手走过的海边,现实的取景地就在烟台。正如电视剧里的情节一样,军嫂刘铭俊的故事,浪漫中也夹杂着海浪一般的跌宕与起伏……

  6.8海里,曾是最远的距离

  眼看船只就要慢慢靠近码头,军嫂刘铭俊长长地舒一口气,这一次的上岛计划总算没有搁浅。别看刘铭俊此刻如此平静,其实也曾经历了一番痛苦的煎熬。

  前夜,烟台迎来了今冬的第21场大雪。早上5点多,刘铭俊就不断地催促老公尹丰刚帮她查询开船时间,看看当天是否可以登岛。所幸天气格外给力,湛蓝的天空上偶尔几只海鸥飞过……记者与军嫂顺利地登上了开往长岛的轮渡。

  “大哥,你给我发个位置,我们路不熟啊……”下了船,跟着手机里尹丰刚这个人体导航系统的指示,左转、右转,一路上坡、下坡,记者和军嫂刘铭俊、军娃崎崎来到了武警长岛支队。

  “爸爸,我来了!”还未到营区,眼尖的崎崎兴奋地喊道。循着他指尖的方向,一位高大的武警警官正站在远处向我们招手。

尹丰刚抱着儿子。记者孙萌 摄尹丰刚抱着儿子。记者孙萌 摄

  虽然同在一个城市,刘铭俊的登岛次数却少之又少,更多的时间只能通过电话和网络来解相思之愁。每逢尹丰刚休假、轮休回家,刘铭俊的心里是既欣喜又痛楚,欣喜的是终于等到他的归来,痛楚的是相聚的时光总是那么短暂。渐渐地,刘铭俊习惯了别离,也习惯了等待。

  2018-02-25,是刘铭俊和尹丰刚结婚5周年纪念日。刘铭俊提前跟单位请好了假,买上礼物准备进岛团聚。天还没亮,刘铭俊和儿子就早早地起了床,精心梳妆打扮了一番。一路上欢声笑语不断,母子都在憧憬着一家三口团聚的幸福时刻。然而天有不测风云,当他们乘车70多公里赶到蓬莱码头时,天气预报上说海面已经刮起了八级大风,渡海轮渡全部被迫停航。

  看着手中的礼物和怀里的儿子,刘铭俊心中无比的失落,伤心的眼泪也忍不住流了出来。年幼的儿子似乎也感觉到了什么,紧紧搂着刘铭俊的脖子,不停地哭喊:“我想爸爸!我想爸爸!”看着儿子止不住的泪水,刘铭俊的心都碎了。那一次,大风持续刮了两天,刘铭俊只能将对丈夫的思念和眷恋深深地埋藏在心底。短短的6.8海里,成为了世界上最远的距离。

一家三口,其乐融融。记者孙萌 摄一家三口,其乐融融。记者孙萌 摄

  而在此时,相聚在军营里的一家三口却是那么幸福。崎崎叽叽喳喳地和爸爸说个不停,与车上那个一直保持沉默的孩子判若两人。反而是刘铭俊,站在一旁静静地看着欢乐的两父子,嘴角的笑容和眼角的泪花,却怎么藏也藏不住。

  6.8海里,也是最近的距离

  面对许久未见到家人,尹丰刚开心地将儿子一把“抢下车”,动作似乎粗鲁了些。儿子也毫不客气,趁机在爸爸的脸上狠狠地“嘬”了一口。

  自从上岛,尹丰刚在这里一干就是五年。四年来每次轮休或归队他都要坐船跨过这6.8海里……而正是这6.8海里,让他与这个小岛结下了不一样的缘分。

  2009年,尹丰刚和刘铭俊在驻地民政局拿到了属于他们的红色“小本本”——结婚证。不巧的是,新婚期间正赶上暴风雨气候,于是两人就把蜜月地点定在了长岛。现在回忆起来,那段时间枕着海浪听风雨,竟是最值得回味的浪漫时刻。5年过去了,两人相伴走来,岛上的每一块礁石,每一束浪花,每一次潮起潮落,都见证着他们当初的爱情誓言——愿我如星君如月,夜夜流光相皎洁。

  这就是属于军人的浪漫,属于军嫂的浪漫,更是属于千千万万个军人家庭的浪漫。这种浪漫,只有经历方知甘甜。

尹丰刚教儿子打军体拳。记者孙萌 摄尹丰刚教儿子打军体拳。记者孙萌 摄

  军嫂和军娃的到来,让这个平日里肃穆安静的部队营院顿时热闹起来。操场边,刘铭俊带着孩子静静地看着战士们热火朝天的训练;甬道上,尹丰刚手把手又教儿子打了一遍军体拳;蔬菜大棚里,那片被三人浇过的菜地,不知道水是不是有点多了……

军嫂刘铭俊和官兵们一起包饺子。记者孙萌 摄军嫂刘铭俊和官兵们一起包饺子。记者孙萌 摄

  当记者来到炊事班,发现了满满一桌子的水饺。小年夜,刘铭俊想为尹丰刚和战士们准备一份可口的“年夜饭”,于是带着不值勤的官兵包上了水饺。桌上的水饺,或站立,或卧倒,甚至还有个别样子奇特、号称是“伪装潜伏”的饺子。战士们相互打趣,“这是我包的,好不好看”“你包的这是啥玩意啊,真难看”……看着这些皮肤被海风吹得微微粗糙的小伙子们,感受着他们点点滴滴的苦与乐,刘铭俊对军嫂这个称呼有了更深的认识。在战士们眼中,军嫂不仅是一个称呼,更是一种崇高和亲切。在他们心里,军嫂就是自己的家人,是来自远方家的温暖和味道。

  刚吃过午饭,儿子还在室内拳击室里开心地玩着,刘铭俊已听见尹丰刚那一遍又一遍的催促声:“快收拾一下,一会赶不上船了。”归程,还要有6.8海里的轮渡。为了防止突然变天被滞留在岛上,尹丰刚只能这样不厌其烦地催促妻儿早点启程离开。

尹丰刚和妻子刘铭俊一起为战士煮饺子。记者孙萌 摄尹丰刚和妻子刘铭俊一起为战士煮饺子。记者孙萌 摄

  幸福的时光总是温馨而短暂。有人说军嫂总是把欢乐写在脸上、苦楚埋在心里,但在刘铭俊看来,幸福不只是花前月下的长相厮守,更是对美好生活的共同守望。

  6.8海里,有时很远,有时却又很近……  

责任编辑:张义凌

新浪新闻公众号
新浪新闻公众号

更多猛料!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(xinlang-xinwen)

图片故事

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-690-0000 欢迎批评指正

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10-62675637
举报邮箱:jubao@vip.sina.com

Copyright ? 1996-2018 SINA Corporation

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